黑龙江成稻米价格洼地 短期基本已无下跌空间 2021-01-21 15:26:31  农产品期货网

2020年新稻集中上市后,黑龙江稻谷市场一度走弱。进入2021年,由于南北稻谷价格出现倒挂,随着春节临近和大米需求旺季来临,预计短期黑龙江省稻米市场下跌空间有限,小幅走强的概率增大。

2020年四季度以来,在各种因素催动下,国内稻米市场走出一波强劲的上涨行情,但黑龙江稻米市场走势相对较弱。新稻集中上市后,黑龙江稻谷市场还一度走弱,为此,国家在该省启动了最低收购价预案,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启动2020年产中晚稻预案的主产区,也是该省连续10年启动预案。

黑龙江稻谷收购价低位徘徊

2020年,黑龙江省稻谷生产继续获得丰收,产大于需仍较严重,库存压力在国内稻谷主产区中最大,目前该省部分地区的圆粒粳稻收购价仍在最低收购价附近徘徊。

1月12日,黑龙江七台河圆粒粳稻收购价2600元/吨,与2020年10月中旬持平,同比下跌20元/吨;双鸭山圆粒粳稻收购价2600元/吨,与2020年10月中旬持平,同比持平;绥化圆粒粳稻收购价2660元/吨,比2020年10月中旬上涨20元/吨,同比上涨120元/吨;齐齐哈尔泰来圆粒粳稻收购价2600元/吨,与2020年10月中旬持平,同比持平;讷河圆粒粳稻收购价2620元/吨,比2020年10月中旬下跌40元/吨,同比上涨20元/吨;佳木斯圆粒粳稻收购价2560元/吨,比2020年10月中旬下跌40元/吨,同比下跌40元/吨;桦南圆粒粳稻收购价2600元/吨,比2020年10月中旬上涨40元/吨,同比上涨20元/吨。

可以看出,2020年四季度以来,黑龙江省很多地区的稻谷价格并没有出现上涨,一年来基本在原地踏步,部分地区稻谷价格甚至低于上年同期,仍在最低收购价以下运行。

黑龙江稻谷涨幅严重滞后

多年以来,黑龙江稻谷产量一直大于需求,2011年以来每年都要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,但在托市政策支撑下,2015年和2016年圆粒粳稻收购价达到3100元/吨以上,价格“傲视”南方中晚稻主产区和主要粮食作物。此后,随着最低收购价持续下调,加上产大于需,黑龙江稻谷价格持续走弱,特别是2020年四季度以来,更是惨遭南方地区“碾压”。

2020年下半年以来,苏皖地区粳稻出现较大幅度上涨,目前普通粳稻收购价在2800元/吨以上,局部达3000元/吨,与黑龙江省圆粒粳稻收购价显著拉开,价差普遍在200元/吨以上。南方中晚籼稻上涨更快,目前收购价也在2800元/吨以上,同比涨幅在300元/吨以上。

与当地玉米市场相比,黑龙江圆粒粳稻涨幅也显得较为落后。2016年底,黑龙江玉米收购价还在1400元/吨左右,当时该省圆粒粳稻收购价在3100元/吨左右,是玉米收购价格的1倍多。

目前,该省玉米价格已涨至2600元/吨左右,而稻谷却跌至2600元/吨,与玉米价格相近。由于目前玉米产需缺口较大,上涨预期更强。而粳稻价格走势相对低迷,农户更愿意出售粳稻还贷,紧捂玉米待涨,后期玉米价格很可能反超圆粒粳稻。

新稻供应压力有所减轻

虽然黑龙江稻谷产大于需,但由于南方稻谷价格持续上涨,使得黑龙江稻谷性价比持续提升,收购进度逐渐加快,新稻供应压力逐步减轻。

截至2020年底,湖北、安徽等14个主产区累计收购中晚籼稻2326万吨,黑龙江等7个主产区累计收购粳稻2590万吨。黑龙江是稻谷主产区中收购量最大、收购进度最快的省份。

黑龙江粳稻收购进度逐渐加快,虽然不能立即改变供大于求的现状,但也将有助于缓解供应压力。特别是最低收购价收购的稻谷增加,短期对稻谷市场的支撑作用将会增强。

黑龙江稻米需求将扩大

2020年南方产区稻谷价格高企,导致黑龙江圆粒粳米与苏皖粳米和南方籼米的价差明显缩小,黑龙江粳米价格优势逐步显现,后期将更受市场欢迎。

目前,我国西南地区部分经销商已开始扩大东北粳米采购,长三角地区作为粳米的主要消费地区,东北粳米的需求也在扩大,加上春节将至,国内疫情又出现点状暴发,经销商备货意愿逐步提升,也将提振东北粳米的需求。

与此同时,黑龙江圆粒粳稻价格已与早籼稻价格接近,若玉米价格继续上涨,圆粒粳稻甚至会和早籼稻一样,可能沦落为玉米的替代品,更不用说陈粳稻了。这固然是圆粒粳稻的悲哀,但也有助于其加速库存去化,短期的阵痛后,将为其长远的发展打下更好的基础。

近日,国家提出了2021年重点扩大东北地区和黄淮海地区玉米面积、争取增加玉米面积1000万亩以上的方针。黑龙江省日前也提出确保2021年粮食播种面积稳定在2.15亿亩以上,其中玉米9000万亩以上,比上年增加200万亩以上。在总的粮食作物种植面积难以增加的情况下,黑龙江很可能会出现“水改旱”的现象,这对该省稻谷市场来说将是潜在的长期利好。

黑龙江稻米下行空间有限

一方面,由于黑龙江稻米性价比逐步显现,市场竞争力增强,长期走势可以看好;另一方面,短期粳稻没有临储轮出压力,不像南方中晚籼稻市场每周要投放100万吨临储粮源进行调控,以避免出现非理性上涨。黑龙江粳稻仍处于最低收购价预案实施期间,不用担心国家进行调控,且随着第二批托市收购的启动,在托市政策的支撑下,预计后期下跌空间将十分有限。目前该省稻米市场已处于国内价格洼地,短期预计难以下跌,虽然立即强势上涨不太现实,但小幅震荡抬高的可能性仍存。

当然,由于黑龙江稻谷库存压力太大,短期供大于求的现状不可能立即改变。同时,国内疫情点状暴发,物流费用增加,可能会影响到边远地区的稻谷收购,加上国家对粮食生产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,不会主动减少稻谷产量。因此,黑龙江稻谷供大于求的矛盾将存在较长时间,预计整体弱势也将维持较长的时间,但在库存得到一定程度消化后,其长期走势仍可谨慎乐观。

关闭